语 北陇易居

为你煲粥,喂你喝粥



对于今天真真假假的事情,我只想说: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今天开始沙雕煲粥,客官喝吗?


——————————————————————


  今天谢远朱很不对劲,一失往日和萧离白掰头时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场,整个人蔫了吧唧的窝在“煲粥阁”的沙发座里,刚刷完热搜的服务人员见往日活泼开朗的谢远朱这样,也不知道要不要上前说两句安慰安慰,毕竟平时都打成一片的,他虽然在人前装傻没心没肺得嘻嘻哈哈表面祝福给他哥挣颜面,其实谁都清楚人后的谢远朱有时候是打碎了牙嚼一嚼自个儿吞进肚里,也是让人心疼。

   突然,一位服务员小姐姐因着此情此景竟捂住脸撕心裂肺地哭着要跑出门,泣声掺杂着“出坑脱粉再也不会爱了”一类令人惋惜的词,其他的兄弟姐妹人员抱着腿儿的拦着腰的让她别方的,厅堂里一片混乱。


“干什么呢一个个儿的!”老板负手站在吧台后面冷眼看着这一切训斥着,“大清早不用干活是吧工资不想要了昂!!!扣工资!”


工资又是工资!被克扣得想辞职的服务人员立马发出幽畜的哀嚎。


“别啊老板....”


“看不到有姐妹'受伤'想走嘛....”


“资本家...壕无人性...”


“老板你没刷热搜啊...你瞅瞅你瞅瞅....”


“别嗦了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谢远朱还在呢....”


又是一片混乱。


一群皮孩子,


老板表示很头秃。


“有人想走就走!咱们店庙小留不住!!!出去了别说是在咱们这干过!狼心狗肺的,屁点事儿就想跑!”


老板跺跺脚撂下狠话,表现出痛心疾首的作态,大家以为老板真生气了,拉了兄弟姐妹闭了麦,三三两两的走开干自己的活儿去了,还边心疼着自己可怜的薪水。


这都什么事儿。


日子没法儿过了。


谢远朱听着那边的动静,也猜到他们都大概知道了,想起他哥,心里又是一阵痛感。


“小谢啊,要喝粥不,老板让他们给你煲去!”老板活动起满脸的褶子堆起憨笑问谢远朱。


“老板啊...谢谢不用了..我不饿...”谢远朱从白色的沙发坑里缓缓抬起头,从嘴角扯出一丝笑来, 苍白无力。


这孩子跟他哥一样,总爱自己扛着事儿,自尊心又强,怕是不愿和别人谈他哥这事儿的,自己也没法儿开口


“那...你就在老板这坐会,静静心,无论发生了啥,饭总是要吃的,不能饿了自个儿。”老板上前温柔地抚了抚谢远朱翘起的呆毛,“我去给你做点别的好吃的!”


谢远朱被和蔼的老板的善意触动,憋着委屈乖乖地点点头,却不敢抬眼看老板,怕憋不住哭出来。


昨晚自家的鹅金主告诉对家金主这件事并要他做好心里准备的时候,一瞬间有点懵,这事虽然也不新鲜,但他觉得也只是捕风捉影、相互利用罢了,如今几个月前的疑似摆拍的视频现在被对家金主爆出来,其中有多少利益纠葛、多少资本对抗、有多少他哥自己的真实情感,谢远朱已经分不清看不透了,平常在对家面前自诩最有勇气接受所有不公的自己,现在也只是个掉了皮的瓷娃娃,一碰即碎。


凭什么要这样对他哥呢。


他突然有些想萧离白。


呸,想那个混球做什么,


那个shadiao现在肯定不知道有多开心,他哥终于不用再和自己哥捆绑了,可以胆大走四方了,那么多连自己都快要信了的糖都tm是假的,分析是假的、歌是假的、定情信物是假的。


谢远朱突然觉得自己被骗了。


被骗了那份曾经想接受对家他哥和自己哥组cp的真情实感。


不行!凭什么他哥什么事儿没有我哥就要遭到这样的待遇!就算是我哥自己的视频..说不定...说不定我哥为了堵柜门呢所以还是和他哥有关系!!!而且我哥还在事业上升期呢出来这样的事儿怎么算!平时对我哥甜腻腻的现在出了事想丢下他自己跑路!!!窗户都没有!



负 


责!


谢远朱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要给萧离白打微信电话,手机还没掏出来就听见门外那个混蛋骂骂咧咧地进来了,还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要找他算账?


“谢...谢远朱..你..你给老子解释解释这这这么回事儿!!!”


萧离白熟门熟路地找到谢远朱的常座,脸颊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风吹的通红,想来是跑过来的上气不接下气,用手指划拉划拉手机翻开一个页面递到谢远朱眼前晃了晃。


谢远朱瞧都没瞧手机上的内容,用一只手没好气地将面前碍眼的手机推走。


“我能给你什么解释!问你家优金主去啊!!!他干的好事泼的脏水你问我?!”谢远朱气得从沙发里弹起来用手指着萧离白,“我还想问问你呢!”


“你想问老子个啥!”萧离白以为谢远朱会颓到不想和他说话,没想到还行,还有力气指着他。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


真是冤家。


“我问你!你优家是不是拿这件事来和我鹅家掰头的!”


“是啊!”


“还有!如果不是掰头,你哥和优家还好着是不是拿我哥这事来堵柜门的!”


“有可能啊!”


“...所以我哥这破事都是因为你家和你哥!!!”谢远朱声音颤抖着,“你们要对我们负责....还有”


负责?


负责什么?


谁对谁负责?


躲在不远处的桌底的、吧台底的,还有装作擦栏杆过来偷听的服务人员有点懵。


“行行!不就是负责吗!我们负!”萧离白挥着手打断有些炸了毛的谢远朱,“家大业大,养你!!不过我们负了责总该问一问,你哥这视频是怎么回事儿啊!你知不知道我哥现在被人嘲头顶有点绿!!!还还还给他艹什么什么痴情被虐的人设!?”


“你没看视频都是几个月前拍的了吗!?就算不是借位排演,就算是真的当时我哥和你哥也没在一起,他还是自由身!”


“得了吧你,说不定当时就勾搭上了...”萧离白翻他一眼,“总之,我哥受了那么大委屈不能这么算了,你们也得负责!!!”


委屈?


谢远朱想到网上对他哥的那些恶意揣测和议论,想到他哥好不容易走上花路却要因为那个男人承受这些本不该承受的东西,总是在自己面前保持着无所谓坚强的样子,其实他一点也不坚强,哥哥还是会...脆弱的啊。


而眼前这个人,居然还说他自己哥哥委屈????

谢远朱眼眶里浸满泪水,别过头去不想让萧离白看到自己这副蠢样。


俩人沉默了许久。


气氛有些尴尬。


萧离白见谢远朱别着头思索着什么也不理他,转身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不时地瞟着谢远朱,目光移到他的胸脯、手臂,最后停留在他握紧微颤的拳头上,然后才发现,他整个人都在抖。


这家伙,是在哭吗。


萧离白有些紧张。


“咳...别说是我家、普通路人,其实就算是你,也不知道你哥被拍到这个视频的真正原因,所谓的证据就在那里,别人眼里的真假没那么重要。”萧离白幽幽地说,“他们只关心戏好不好看而已,戏看完了,也就散了,很无情吧。所以整天装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就算被嘲笑被嫌弃,至少别人不会当你好欺负,不是傻的。”


“你相信么?”谢远朱吸吸鼻子平复了心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在问我,还是在问你自己。”


萧离白见他又开始沉默,叹口气继续说,“事实上,视频是真是假不重要,自然别人的看法眼光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你怎么看你哥哥?”


“在你眼里,你哥一定是最好的吧。”萧离白走到谢远朱身侧,“那就不必在意那么多,他既然好,就算被泼脏水也能自己洗干净,因为他就是这样不轻易认输的人,和我哥一样。”


“能把'和你哥一样'去了么,自作多情...搞得像你多了解我哥一样...”


“哎你别误会,我对你哥可没那么多了解,这都是我听我哥说的。”萧离白傲娇地抱起了胳膊,“反正,你不要忘了,我哥和你哥有些东西,是做不了假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不要再问我家要不要负责了!!!我们都被搞在一起了还那么多废话。”


“你不是一直反对他俩在一起吗?!还有!我们搞在一起是怎么回事!谁跟你在一起了!?”谢远朱突然声音拔高,掩饰自己的慌张。


“哼我只是讨厌有人来抢我哥的东西而已!!!那那你不也是不希望和我哥绑在一起吗!?”


“霸道...我...我那是觉得...和那个女人绑一起...还不如...哎呀反正你哥还行吧!另外我哥才不是你哥的东西好不好!啊.....”谢远朱上前想打一拳萧离白,没想到被桌角磕住了膝盖疼得一下没站稳,猛的扎进萧离白的怀里,萧离白忙着护住他也没站稳顺势倒在沙发上,一上一下的有趣姿势引来了一帮本在偷偷围观的服务人员。


谢远朱整个人趴在萧离白身上贴得严丝合缝,发现萧离白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下移到鼻尖、嘴唇,谢远朱忽然发现他的眼睛生的如此好看,有些出神,萧离白也感受到谢远朱炽热的目光和不正常的呼吸,邪笑了一下。


在一片调侃的起哄声中,谢远朱回过神挣扎着要从萧离白怀中起来,但却怎么动也动不了。原以为是自己膝盖出了什么问题,结果发现是萧离白靠近沙发内侧的手死死搂住他的侧腰。


“干什么,放开!”


“我今天来是向我哥讨个说法的,看来向你是讨不到了,那我就为我自己讨个说法吧。”


“你讨个屁说法,赶紧松蹄子!”谢远朱情急之下说了粗话。


“他们都觉得我们真相是假。”


“本来就tm是假的!!!”


“那好办!和哥哥们一样,咱们也来真的吧!!还不需要堵柜门~”


“真你大...”


谢远朱的“爷”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萧离白的唇堵住了。谢远朱来不及惊慌,因为萧离白的唇很软,软的像水果糖一样,还带一丝甜味,不像他的话,总是硬生生的,让人讨厌。


谢远朱很受用。


于是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也不在乎了。或许萧离白说的对,纷纷扰扰的事那么多,保持初心都很难,哥哥们有自己的目标和想法,不会轻易认输。他们都在努力,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


成为........配得上对方的那个人。


“你今天就是找我来讨说法来了?”


“不然呢?来看你衰样安慰你啊。”


“就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老板告诉你的?!”


“....是是...啊。”


其实谢远朱不知道,在消息出来的那一刻,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难受伤心,还有一个人陪他一起感同身受,他猜到他会来这里,也猜到他会颓废不安,他了解他,他想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鼓励他。


所以他抛下一切事宜急忙赶了他的眼前。


萧离白发现自己真是个小机灵。


“要喝粥吗?”


“你煲去!”


“煲粥就煲粥。”


煲粥去喽~~









昨天湖景村偶遇杰克 然鹅开局就被抓  以为立刻要被送小椅子上天 结果老杰跳过椅子带着艾米丽小姐到海(湖??)边溜了一圈  最后深情对视简直tm苏爆! ! !

然鹅  正当我感动的时候

他把我送椅子了。(ಥ_ಥ)

悲伤

在b站看到大佬填词的《童话镇》炒鸡棒然后就填了一下《起灵》的~~求哪位大佬赏脸唱~

侵权告知删。

捧花杀

假装婚礼现场w

【修宽】月与花与你

这两天刀子太多吃口糖吧~灵感来于荤素cp的背景花23333

——————————————————

月与花与你

1.
   没有任务的初夏之夜是极闲适的,贺兰静霆独出办事,留下赵宽永和修鹇在闲庭阁守着。

   赵宽永向来喜静,此刻也只是像往常一样小心地收拾着贺兰大人平日所读的诗本,可修鹇最是个闲不住的,平日贺兰在时就叽叽喳喳,贺兰大人不在家就更为“放肆了”,就差上房揭瓦。

   宽永收拾好一本放在书架上他修鹇就跟在后面又拿下来在桌前翻看,嘴里还哼着不知从哪学来的市井小调,还不时斜眼注意着宽永的神态。
  
   赵宽永自然是不想理他,自顾着收拾剩下的诗本。修鹇见他不理自己,赌气似得将他收拾好的全部诗本一把拿下摊在桌上,还哼哼唧唧的。

宽永见他这般幼稚的行为,有些无语,“你做什么?”

“谁让你不理我?”修鹇挑了挑眉。

“我在收拾贺兰大人最爱读的诗本不得分心。”

“嘁,借口。”修鹇合上书,手指轻轻敲打着书皮,“那个,庭院里的玉兰花开了你闻见没?”

“不是早开了吗?”

“是啊早开了不用你说!”修鹇有些难为情,支吾着,“你看,贺兰大人不在...我是说,外面月色不错然后玉兰开的也挺好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宽永看着修鹇有些晕红的脸奇怪地问。

“就就是,我们要不要一起,观个月赏个花什么的....”

“就,这个?”宽永轻笑了下,他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

“是啊不然还有什么。”

是啊,不然还能以为有什么呢?

“好啊,”宽永柔声答应,“不过你得先帮我把你弄乱的这些书收拾好。”

“行行行!!!”修鹇闻声立刻答应,好不爽快,心情愉悦地起身消除他捣乱后的痕迹,继续哼着小调儿。

“你这哼的是何曲,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好听吗?好听我唱给你听啊!”修鹇搭上赵宽永的肩,声音轻浮。

“不不必了。” 宽永并没甩开,只是把头扭到一旁,有些羞赧。

他瞥见从窗阁流泻出的月光,蜿蜒肆意地蔓延至书架前、桌脚、最后渗透进他们心里。

宽永回头看着修鹇调皮的表情,修鹇看着被他“调戏”后一脸娇羞?的宽永,他们都觉得今晚月色一定很不错。


2.
    “我说,就看个月亮你能不能快点啊!马上月亮就溜走了!”修鹇后仰单手撑着走廊的木板,喊着正准备着茶具和点心的宽永。

  宽永听见那家伙无理的抱怨,好笑地端起茶盘,摇了摇头。这家伙有时就是如此不讲道理。

“你急什么,夜还长,月亮又怎会溜?”

    宽永盘腿坐下,拾起一只晶莹透洁的白玉杯盏递给修鹇,又给了自己一只。

“这白玉杯是什么时候买的?”修鹇问。

“上次和贺兰大人去庙会,在街上看到便买了。”

“你们去逛庙会都不带我! ! !”修鹇委屈不已。

“什么不带你,你忘了上次你在脱毛期不肯出去?”

“我我怎么不记得。”修鹇嘴上嘀咕着不肯承认,却忽然想起上次脱毛期,样子丑得不愿出门,连最喜欢逛的庙会都没去。
 
   他还记得当时宽永见他难过想在家陪着自己,他说贺兰大人有慧颜陪着没关系,但自己又不想因为这样让宽永享受不到人间庙会的乐趣而扫兴,一个劲的表示自己没啥事好的很让他放心去,后来宽永拗不过自己便犹豫着去了,临走还不停交代自己注意安全,活像一个啰嗦的老太婆。我可是修鹇啊好吗!

宽永是急急忙忙先回来的,还带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因为东西太多了可能就没注意到这套白玉茶具。

“哎宽永,你看这白玉的颜色是不是很像那玉兰花?”修鹇为俩人各添了一盏花茶,那正是玉兰花瓣所泡的。

“白玉纯净,玉兰花正是象征着高洁。”

“我很喜欢玉兰,你呢?”

“我也是。”宽永仰头看着皎洁无暇的月色,像是庭院的玉兰、也像盛满月色和玉兰的白玉杯。

  空气里弥漫着玉兰花的芬芳,温泉里流动着的水温柔地怕打着岩石,蝉虫嘶鸣、花落入耳,气氛很是安宁。

甚至,安宁的有些过分。

“咳,要不我念一首诗给你听,我刚才在诗本上看到的,刚巧是描写玉兰的。”

“好啊,我喜欢听你念诗。”

正巧,我也喜欢念诗给你听。

“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韵友自知人意好......那玉兰花可不是因为知道你对它的欣赏才开的,但你可以欣赏一下我,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个极具魅力的笑脸。”

“在人不在花。”宽永翻了他一个白眼。

  云雾逐渐遮住了月亮,犹如身着轻纱,妩媚却圣洁、清透却一眼难尽。

3.
“啊,要是每天晚上都能这么清闲就好了~”修鹇伸了个懒腰。

“清闲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不可求的。”宽永见他的茶已见底,又为他添了一盏,“相比小时候那种生活,现在虽然时常要奔波,但至少是自由的。”

“是啊,贺兰大人救了我们,无论如何都应该报答他跟随他。”修鹇默默地说,“那,如果以后生活稳定了,你想做什么?”

“若稳定了....像现在这样吧....你呢?”

“我很简单啊,和你在一起就行,小时候不说好的嘛。”

“.......嗯。”

  在种狐院的那段日子,太多太多的苦和痛、无法言说的委屈,不过幸亏彼此相伴而挺过了。在最痛苦的时候许下的誓言,不能忘也不敢忘。

[无论今后如何,彼此相伴、不离不弃。]

[彼此相伴,不离不弃。]


  以血相融,

  此誓永恒。

“对了宽永,你知道东瀛吗?”

“略有了解。”

“你知道,月亮在那代表何意吗?”

“何意?”

“若是一人说月色很美,就是说非常喜欢另一个人、想和他永远在一起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我只知道月寓意为团圆和思念。”

“所以.......今晚月色很美。你觉得呢?”

月色如你、花如你。

吾怜月、怜花、更怜尔。

——————————————————

梗虽然有点老,但至少还是颗糖,送给太太们~













不知道有没有大大发过~发重告知即删/图源官博

今天看官宣人物照发现cp的背景的花都是~一样一样的~人物照里找糖吃(ಥ_ಥ)
荤素cp的背景花应该是玉兰吧,查了一下玉兰花的花语:报恩,真挚、表露爱意、高洁、芬芳、纯洁、纯洁的爱,真挚~

嗯很符合了23333! !

【修宽】赵宽永有所期待的独白

被十二集虐的睡不着,如果宽永真的是喜欢修鹇然后被他求着去要签名,那就太太太太太虐了。

————————————————————
那天晚宴上。

我向关小姐找了一个借口撒了个谎。

我骗她说,我离开是要去看看贺兰大人。

其实,我是去看看他,不,是他们俩的。

如果说我和那个家伙之间是谁离不开谁,那么前些日子那个停电的晚上我对他说的那句“我们不必做什么都在一起”便是言不由衷的。

事实上,是我离不开他。

我从来不会有什么类似于情感上的危机感,虽然我对贺兰大人于慧颜那份执着的爱感同身受,但对于贺兰大人一系列吃关小姐前男友的醋的行为却一度觉得可笑和不理解,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心理不平衡来源于对自身的不自信和对对方的不信任,关小姐没了前世的记忆暂不提,而我真的没有为这方面浪费过一丁点不健康的情绪。

我很自信,我信他、正如他信我。

我看了贺兰大人与慧颜那么多世的“命中注定”,我便一直以为相遇就只是不厌其烦的反复,是用数学公式可以推导出的结果,完全不会有什么变化,也不会出现什么新的人、发生太大的变化,即使出了点插曲也只是暂时性的。

我跟那个家伙,或许也是这样,都是命中注定的,不会有来客、也就不存在往客,我曾经是这么想的。或许是我盲目自信让命运对我产生了厌恶感,于是它让那个女孩走进了我和那个家伙之间,从一开始三人友谊的调和剂变成了我和他之间坚不可摧的情感崩塌的催化剂。

我并不讨厌她,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我欣赏她的好,我也知道那个家伙同样也欣赏着她的好并且非常欣赏得让我有些不舒服。从他开始经常去她工作的咖啡店吃三明治到看着她的别样的眼神,在此期间,我也用一些幼稚的办法来向他表示我的不满,我以为他能了解,可是他只是敷衍地哄着我然后继续嬉皮笑脸,我见他这幅样子,即使再不满足和生气,也都烟消云散了。因为我信他,可是他,还一如既往地信我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感觉到那个家伙对她不一样的情感,那份我以为他对我的一份情感、停电晚上她问我的我立马矢口否认的情感。我忽然间开始理解贺兰大人的吃醋行为了,然后我也变得我曾认为的那般可笑,于是反复确定他对我的情感是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变得不安、急躁、蛮不讲理,我变得不像我。

其实我最怕的一个答案,就仅仅是,兄弟之间的情谊。我突然发现,朝夕相处的几百年岁月里,不是我一直在用我让给他的肉来彰显着他对我的依赖,而他才是那个一直用接受我的肉的方式,来让我产生对他的依赖的人。

我忘了有一天,也会有别人给他“肉”吃。

所以,我在估计到他对我只是普通的兄弟情谊之后,我开始珍惜起和他这一点仅存的羁绊。他喜欢她,我便帮他一起保护她,她提出的要求我都会尽我所能地完成。《论语》载: 君子有成人之美。他想的,我便成全了他。只是这君子当的,也时刻准备诛心,实话说,有时当个“小人”更为轻松。

可我已经很努力地克制自己去成为一个“君子”,但有那么几次的情不自禁,让我做了“小人”。有人说爱情里没有君子与小人,但我不认同,所以我要为我的“小人”行为向关小姐道歉,把您一个人丢在那是我的过错。

我也为我的过错买了单。

那个晚宴上我遇见了方近雪,那个原来对我很有好感的女人。小菊想要她的签名可没纸笔没有如愿有些失落,我正想着是否方便帮她要一份,其实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根本不愿和她有过多的接触,尤其是身体上的。那个家伙应该清楚的。

可他还是死皮赖脸地来找我了,求我帮我向方要一张签名,我一直看着他,我不认为他会不记得我有多讨厌和她接触,都是为了小菊吧,其实为了小菊忘了也没什么关系,我倒宁愿他是忘了而非记得还来这样拜托我。这会使我更加难堪。

“就一张签名呗宽宽你牺牲下色相就有了~~”

“。。。”

“求你了~~好宽宽~回头请你吃饭!”

“好吧。”

你看,我就是这么受不住他对我的央求,即使心里真的不好受,像是被扎进几刀然后撕开来的痛,只要他求我了,我就会心软答应。我应该像某个人解读我的名字那样,永远只会对他一人如此宽容了吧。

方近雪抱我的时候,我一直瞟向那个家伙那边,我在等着他像赶走琳达那样保住我的“清白”然后吃醋似得抚摸我的耳廓。可他没有,他在望向小菊离开的方向,丝毫没有顾及到我尴尬的处境,当时我真的想冲上去打他,狠狠地揍他一顿。

我第一次感觉到内心深处的嫉妒的暴力,犹如即将破笼而出的洪水猛兽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彼此同归于尽。那是勇敢的赵宽永能做到的事,可爱着那个家伙的赵宽永,却心甘情愿地当着一个被厌恶的人抱着也不敢反抗的懦夫。

“今晚我要和小菊说件事!必须要说清楚的事!”

“什么事?”

“你管我,不告诉你!”

其实他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到是什么事。还好他没有当面告诉我,也算是免除我的一道酷刑。其实我希望他能告诉小菊的是: 我一直喜欢的是赵宽永,请不要对他产生任何其它的情感。这个仅仅是我的想象而已,不过,事情发展又有谁说的准呢?

所以,我还应该对你,有所期待吗?

修鹇?
——————

真的很希望修鹇和小菊说的是他喜欢宽永不要再想着他了什么的不过看样子是不太可能(ಥ_ಥ)

今晚的剧情有点迷。所以还是无法避免狗血三角恋么???想滚去看原著了(ಥ_ಥ)

宁次7/3生贺——归人


我宁少生日快乐哟!天天一直一直在等你呢。

——————————————————————

        日向宁次忍着刺入神经的疲惫感向主事嘱咐过重要事宜后差点就要站着睡着,十天十夜为执行日向一族秘密任务未曾合眼,就算再强大的忍者体魄也承受不了,连自己最后说了什么都没听清,困意肆意妄为的脑海里的另一个自己叫喊着:

      我要回家!我要睡觉!!

     夜空被墨胡乱地画上了几笔乱糟糟的,也不见星月,只是乌黑黑的一片狼藉。日向宁次用着剩余的力气把明亮路灯下的影子踩得粉碎,夏日蝉虫嘶鸣声惹得他心烦意乱,他现在满心都是家中的她和他们。

这么晚了,也不知她睡下没有。
那两个小鬼有乖乖听她的话吗?
这几日他们过得如何?
她瘦了,还是胖了?

千头万绪的思念缠绕着他。

     从前作为队友,以她的能力他百分之百相信她能处理好任何棘手的事情,而现在她成为了自己的妻子后,不在她身边的时间他却时时刻刻为她而操心,担心她的所有大小,有时执行任务还被鸣人那家伙嘲笑一番,当然结果换来的是一顿八卦六十四掌的招待和更快赶回家的速度。日向宁次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他觉得这样挺好没什么需要改变的。
    只要看到她平安无事、只要看到她的笑容,一切都无所谓了吧。

     她可是日向天天啊!

     夜风撩起日向宁次檀色的长发,沿着黑色的衣袖合缝处轻轻拂过,从末梢振出一只空气飞鸟来,它展翅向前飞去,他也紧跟其后。一点点星光从云朵中探出头来看着他,黯淡的星芒忽闪忽闪,迷离而模糊。
      说来也是巧,他对她说出不算表白的心意时也在这是为数不多星星存在的深夜,他只是像平常训练完一样与她并肩而行然后缓缓吐露真的不算表白至少她当时没听出来是啥意思的表白或者是类似于求婚之类的话语。

“天天,我觉得你一直很好。”

“什么啊宁次。”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但从目前的情况和多种数据分析表明我们在一起的概率很高。”

“哈?”

“我的意思是....概率为百分百,以及......”

“能让我家的碗筷多一副吗,天天?”

     后来日向宁次就顺利拐到了木叶第一忍具专家——日向天天,后来据木叶第一八卦团的可靠消息称俩人自从结婚后就从暗暗发狗粮变成了明目张胆地发狗粮,最后成了“每日狗粮来一发”的最佳代言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日向宁次勾起嘴角笑了笑,回家的路也不远了呢。

深夜旅途中的人啊!
切莫焦急。
你温暖家中的人啊!
等你归来。

      他不由自主地哼起了这首以前母亲常唱的曲子,心也平静了许多。星星越来越多地挣脱云朵的怀抱,为他前行的路照亮几分。夏夜的空气中总有股沁人心脾的味道,像是乘凉于树下的老人家常抹的防蚊膏药,日向宁次喜欢这种味道,因为天天经常在夏日晚上训练时涂抹这类东西,她冲他展出一番一番的招式与他“亲密接触”时这种味道就钻入了他的鼻腔,久之便深深刻入了他的心里。

      不远处的一点点光芒在黑夜中闪烁着,在周围已经闭户熄灯的人家中不停地闪烁着,伴随着日向宁次不断加快的步伐,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最后成了他的家,亮着令人感动的温暖灯光、属于日向宁次的家。

       他的目光里蕴藏了世间千百万种柔情和暖意,顺着他悄悄推开虚掩着的木门走入庭院里的步调,流淌进那扇充满着爱却又阻隔着爱的门中。日向宁次忽然有些紧张,他摩挲了几下手心,用食指轻轻地按了下门铃。
      瞬时的安静后接踵而至的匆匆脚步声中,他听出了三份浓厚思念的欣喜。

      打开门的一瞬间,日向宁次看到了那三张使他思念不已的面容,刚想说出的那一句“我回来了”变成了儿子女儿的盛情拥抱,他小心地抱起他们,不明所以地看着满脸温柔捧着蛋糕🎂的天天,然后听到那三声他这十天来最使他惊喜的话语......

“宁次/爸爸,生日快乐!!!”

他不困了。


你可曾记得,黑暗中有光亮起,你冰冷人生中唯一的璀璨,那是你的家。
                                  ——《灵魂摆渡·药师篇》


激动啊啊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